本與末

我有兩個學生,十七八歲的大男孩兒,家境都很不錯,從小接受的都是雙語教育。兩人外表也都算的上英挺,至少都有175公分,陽光耀眼。但兩人卻又非常不同。

 

男孩A積極外向,謙恭有禮。第一次-其實也是唯一的一次-來上課時,他的虛心好學就令我印象深刻。程度極佳的他,帶了一張事先列好的清單,上面寫滿了他做功課時遇到的問題,他除了一個一個問清楚外,“ 竟然”還把答案做了筆記(如果你是老師,你就會知道,現在的學生是不做筆記的)。他告訴我,他最快樂的事情就是能安安靜靜地吃一頓悠閒的午餐,因為他擔任學生會的重要幹部,午餐時間常常都要去開會,或是處理學生的問題。但他很喜歡他的生活。

 

男孩B活潑外向。第一次-其實是每一次上課時-他都想盡辦法要證明他眼前的老師不怎麼樣,其實他比老師強。上課時問他有沒有問題,他回答沒有問題。點出他的問題,告訴他如何解決,他說,噢我知道了。不需要筆記,他說他都會記得。當然我們都知道結果,下次他依然犯了一樣的錯。他告訴我,他很痛苦,因為沒有人了解他的心情跟才華,*的父母親只會花錢逼他念書,靠*沒人愛他。他不快樂。現在,反正只要他能考過考試,他就自由了。

 

考試結束,男孩A寫了一封email給我,報告他的成績,感謝老師的教導。他的成績高的嚇人。男孩B跟父母抱怨,考試很機車,那天他狀況不好,隔壁的人一直咳嗽很吵。他的成績,低空掠過。父母找了老師 “關切”學習成效。

 

當我告訴朋友這兩個男孩的故事,得到這個反應:“唉唷,A 成績這麼好,難怪這麼優秀!” 我聽了楞住。我們已經錯的這麼離譜嗎?

 

這個講求效率而功利的社會,父母會告訴孩子,你太忙,念書都來不及,哪有空去搞什麼學生會?不要浪費時間,別人怎樣不關你的事。考試分數高最重要,不要浪費時間去想為什麼,答對就好。週末,家人同學朋友信仰都不重要,再一個月就要月考了,趕快去補習。家事都不需要你做,不要浪費時間,去讀書。我們就這麼養了一批不知感恩的怪獸出來。幾年後,兒時接受的邏輯就告訴他們,只要賺得到錢,管他什麼道德良知社會責任。

 

論語《學而》篇,子曰:「弟子入則孝,出則弟,謹而信,汎愛眾,而親仁。行有餘力,則以學文。」人,或者人的集體(即社會)就像個金字塔,需要很多的內在生命累積; 久了,自然會展露出頭角,所以知識書籍,理當遠在德性之下。但今天,我們將金字塔倒了過來,企圖用那細細尖尖的一小角,支撐生命的尊嚴。

 

還在疑惑為什麼我們連食品安全都做不到嗎?

0 回復

發表評論

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?
Feel free to contribute!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